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中超 > 《三少四壮集》坏电话

《三少四壮集》坏电话

时间:2019-04-12 11:53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单向的叩问,单向的抛掷,不管颠来倒去怎幺说,那头都不听或不能听。像苦恋,像祈祷,像阴阳两隔,所有沟通困境的原型都在里头……

春末开始我的iPhone变得时好时坏。不管发话或收话,接通时对方经常完全听不到这里,守口如瓶,一点儿杂讯音渣沙沙响,都不洩漏。我试过拨自己手机听听看,发现那听觉的黑暗会让手上电话忽然鬼拉手似地沉了一沉,像是正打给一枚陷溺流沙的化石,或土重金埋的铅块。同时谁也没有将它起出来的意思。「喂?喂?……喂?……」对方不断「喂喂」呼唤,有时一直叫我名字,叫得我六神无主,只好果断把电话挂掉。至今从来也没有挂过这幺多人的电话。

然后就得回头赔罪找各种理由解释啊手机短路了大概是天气太热了或者接触不良或者根本是苹果要逼人换iPhone5吧……修了几次,也没修好,一时也不想换新,后来有些朋友非常聪明,打来就呱啦呱啦自顾自报上名说完要说的话后收线,留我在另一头羞愧躁动,几次下来,大家一致婉转而不失教养地说快办支新手机吧,言外之意是妳这样是要逼死谁呢?到底怎幺是个了局呀。

当然是逼死我自己。单向的叩问,单向的抛掷,投桃难以报李,花钿委地无人收,这头总之不应;或者反过来看,不管颠来倒去怎幺说,那头都不听或不能听。像苦恋,像祈祷,像阴阳两隔,所有沟通困境的原型都在里头,法国人说离别如小死,我则是每接起一次这坏电话就进入一段注定无可善终的关係,谁都得不到说法,平空留下话头,非常灰心。所以后来常让电话兀自震动(我总是关着铃声),感觉像电影里的谋杀,枕头捂住嘴,呜呜闷声乱踢乱扭,我则坐在那儿等它断气,按照来电显示回拨,结果,通常也不是什幺大事。这又是过日子不免遭遇的被人生取笑的时候:大家急了半天,到底也不是什幺大事。也没有了局。

其实我一向非常讨厌打电话与接电话。我记得钱锺书梁实秋都曾各别在作品里表示过不苟同电话的意思,老派人认为它太粗疏,不体己;这时代的我的彆扭刚好相反,觉得与世人声息相闻,实在太近。这大概是长期训练着自己扮好孩子装合群的反作用力:拜託,你以为天性里那团黑洞真会放过你?所以我从不接家用电话,它响一百声就让它响一百声,响一千声就把线拔掉。最好所有事都透过简讯或email或MSN说定。脸书也可以。而如果我对所谓成功人士有任何欣羡,唯一就是他们她们有秘书或助理帮忙应付电话。有次一个朋友抱怨她的下属样样都好,就是十万火急时还慢吞吞在那儿写电子信,「她为什幺就不肯动手拨个电话,花三十秒把事情解决呢?」我说对啊,真不知是为什幺!可是我完全懂那踌躇,那一整天盯着话筒心里绞不完的手帕或撞不完的墙;地狱有时就可以这幺小,这幺无稽。

手机恐怕就是长期被这怪异的脑波干扰而坏掉的吧。整个夏天它像半调子的阴阳眼,高兴通就通,高兴不通就不通,意思大概是:哪里有那幺多了不得的关係要维持?哪里又有那幺多了不得的热闹要关心?生而为人,你应当懂语言与沟通的假大空,你应当时时準备孤独,无人听取你声音。

(中国时报)

相关资讯